wqyht言情小說 我是演技派 陳奔馳-第七百十四章 賀叔叔-dnex2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谁能给我买钢琴,我就跟谁。”
这是女儿小元的回答,用淑娴的话来说:真是她妈生的。
陈桂林买不起钢琴,找朋友借钱,一个个都是下岗工人,舌头舔不到鼻子,尴尬、疏离,单靠淑娴赞助的一点钱,杯水车薪。
偷钢琴被抓,无奈之下只能靠自己的手艺造钢琴。
中间发生很多事,提供场地和材料的季哥被抓了;淑娴和王抗美好上了,以至于陈桂林跟隔壁老王反目;老工人们要竭力保护的,甚至计划包装成城市的象征、大家的美好记忆的两根工厂的大烟囱,毫无悬念的没有保护成功。在大伙百感交集的注视下,烟囱重重的倒在地上,浓浓的尘埃笼罩了他们。
不做暴君枕边人:错为帝妻 单兮
陈桂林的那辆两用车被吊车上的一块钢铁砸碎,陈父去世,一连串的打击,让陈桂林终于意识到,哪怕那架钢的琴真的能够做出来,也挽回不了女儿,他同意了小菊把女儿带走。
放下执念的陈桂林一个人坐在空旷的车间里拉着手风琴,淑娴来到了他的身边……
盗月 馍夹菜
四月末的下午,天气很好,剧组几乎所有人员都聚拢在红旗拖拉机厂车间里,因为这场戏是《钢的琴》的最后一场戏。
张蒙拍的很唯美,先是一个长镜头,框架构图,车间的大铁门缓缓打开,穿着一件暖色调玫瑰红风衣的程好缓缓走进来。
车间里固定镜头,中景,贺新正在拉着忧伤、唯美的,讲述三角恋爱的俄罗斯民歌《山楂树》。
横移镜头,随着程好的脚步,一步步走到贺新的身边。
固定镜头,中景,双手插兜的程好听着忧伤的旋律在他身边坐下来。贺新停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可以娶你了。”
程好沉默两秒钟,轻轻的把自己脸靠在了他的肩上。贺新低头看了一眼,再次拉响了手风琴……
極品陰陽師
直至一曲拉完都没有听到导演喊停。
“怎么了,导演,有问题么?”贺新停下来纳闷的问道。
“啪啪啪……哗哗哗……”
不知道是谁率先拍起来巴掌,大家纷纷响应,终于掌声汇集一片,两眼红彤彤的张蒙也从监视器后面站起来,使劲的拍着巴掌。
大家在一起相处了近两个月,贺新也很有感触,身边程好更是鼻子一酸,热泪盈眶,刚才的这场戏既是戏又是两人的真实写照,两人也跟着一起拍着手,不停的向大家鞠躬表示感谢。
好一会儿掌声才渐渐停歇,贺新这时才问了一声道:“导演,怎么样?”
仙師撩人
“大家的掌声已经说明一切了。”
张蒙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贺老师,你来。”
“不不不,你是导演,当然你来。”贺新忙推辞道。
张蒙还想谦让,程好抢在前头道:“导演,你来吧!”
流氓情緣 醉雲風
张蒙只得双手合十朝两人弯了弯腰,走到场地中央,深吸一口气:“我宣布《钢的琴》杀青!”
“哗哗哗……”
……
表演这件事说起来真的和玄乎,它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大多数情况下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
当然这个是有前提的,不是后世充斥小荧屏中的各类演技类综艺当中的各种尬演和大型车祸现场。
所谓前提就是表演首先要建立在具有充分的业务能力的基础上,最起码不能让观众出戏,然后再谈仁者得仁,智者得智。
贺新对于自己在《钢的琴》中表演,可能是象当年第一次触电拍《单车》时那样,又回到了他熟悉的领域,驾驭陈桂林这个角色相当轻松,每一次表演正可谓丝滑入扣、游刃有余。尤其在包括程好在内,还有一大帮低调的演技咖的衬托下,他头一次有真正享受表演的感觉。
终于杀青,他居然还有些恋恋不舍。带着这种情绪,在当天晚上的杀青宴上,自然而然就壮烈倒下。
危情孽歡:雙面嬌妻綁上床 火舞流錦
“呼……”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头一个反应就是头疼,茅台不上头那只是传说而已,喝多了头都疼。外面的天色早已大亮,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脑袋晕乎乎的。
看了一眼旁边,有人躺过的痕迹,再仔细倾听,外面客厅隐隐传来有人哼着《三套车》的曲调。
“哟,终于醒啦?你说你酒量差吧,还非要逞能,昨晚你都钻桌子底下了,你知不知道?”
正在客厅收拾东西程好,听到动静,一回头就看到自家老公穿着大裤衩和背心晃晃悠悠从卧室走出来。
“呃,我真这么狼狈?”他昨晚早就断片了,啥也想不起来。
縱橫Dota(上) 南方小秀才
“你说呢?连道都走不了了,还是田师哥他们帮你背回来的。”程好哼道,“行了,别愣着了,赶紧去洗洗,到现在还一身酒味。”
刷了牙,冲了个热水澡之后,他的精神倒好了很多,他bia在沙发上,喝着老婆帮他调制的蜂蜜水,看着程好忙碌的身影,突然冒出来一句道:“老婆,我现在可以娶你了吗?”
程好正在整理一大堆贺新平时在大街上买的土特产,头也不抬道:“酒还没醒呢?”
说着,她手里拿起一袋榛蘑甩了甩,埋怨道:“你说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这种东西京城超市里多的是!”
“小鸡炖蘑菇呗……哎,我没跟你开玩笑,咱们说好了的,你可别又要变卦!”这货从沙发上跳起来,一脸紧张道。
“唉!”
程好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他这副模样,不由“噗嗤”一声笑出来:“你就怎么在乎那张纸啊?”
“当然在乎,咱俩现在这种关系,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叫非法同居!往前三十年,说不定还得要判个流氓罪。有了这张纸才是真正合法的,你懂不懂?还有,生了孩子怎么办?没这张纸,连户口都报不了,你还想让咱们的孩子成黑户啊?”这货忙道,嘴里振振有词。
程好却笑道:“你傻啊,这么急干什么?难道你就一点都没什么想法?”
贺新一头雾水:“什么想法?咱们就是登个记,仪式啥的……哎,你改主意啦?”
“不是,哎呀,你这个榆木脑袋……”
程好白了他一眼,认真的跟他掰扯道:“咱俩就算不办仪式,但结婚这么大的事,总得向外界公布一下吧……”
贺新却嘟囔道:“结婚是咱俩的事,公布啥呀?”
“难道我们不公布,外界就不知道了?到时候等报道出来还得回应,你说烦不烦?”
“呃……对,你说的对,反正我都听你的。”
“那就不就结了,与其是现在还不如等到《风声》上映前!”
贺新这才恍然大悟,瞪大眼睛道:“你说借机炒作啊?”
“宾果!”
程好一脸得意:“本来我也没想到,上次听到于总打电话过来,就突然想到,到时候效果肯定好,不知道得省多少宣传费呢!”
“……”
贺新不得不承认程好说的有道理,而且确确实实是一个相当高明的宣传手段。这跟常规的炒所谓的绯闻不一样,他们两人是真的,而且好了这么多年,在外界好感度很高。有情人终成眷属,无疑是最好的宣传和炒作话题。
就跟后世《空天猎》上映前,大黑牛和范小胖还搞了神马求婚仪式如出一辙。
“呸呸呸!”
贺新脑子里突然想到大黑牛和范小胖,连忙呸了几声,忒不吉利了!
“哎,你呸什么呀?”程好见状顿时瞪着眼睛道。
惡魔之吻2 小妮子
“啊?噢,不是,我不是呸,那啥……”这货语无伦次,一时还真说不清楚。
杀手房东俏房 施主头顶凶
程好翻着白眼,一脸不满道:“那你什么意思?就差几个月的时间,这你都等不及啊?我这都是为了你着想,《风声》卖多卖少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我又不是你们公司股东!”
“有关系,当然有关系了!”
这货忙腆着脸道:“咱们不是说好了么,我的就是你的,到时候你就是新皓传媒的大股东,我给你打工还不成么!”
“哼,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说定了。”贺新只得无奈的应下。
说实话,他内心把结婚这件事看的很神圣,很反感把自己的终身大事跟宣传炒作联系起来。但是这就是现实,正可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程好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再那啥只能是矫情了,总不能跟钱过不去吧!
话说《风声》的后期已经做的差不多了,目前只剩下配乐还有正在香港做的几个特效镜头还没有完成。于东上次打电话过来就是跟他商量,作为建国六十大庆的献礼片之一,整个九月份主旋律电影扎堆上映,其他的一些传统的主旋律片,类似《谁主沉浮》、《铁流1949》、《可爱的中国》、《承天门》之类的,既没有大卡司也没啥特色,倒是没啥威胁。
最主要的是由三爷亲自执导,如今已经开机的《建国大业》,据不完全统计,已经足足有一百多位明星上杆子的要上这部戏,太阔怕了!
而且这部电影注定了要在国庆前上映,为了不误伤友军,《风声》暂时不要急着定档,等《建国大业》正式确定档期之后,《风声》最好往前或者往后与之相隔半个月上映。
……
《杜拉拉》剧本的修改版本出来了,薛小路一早就发到了贺新的电子邮箱,他看了一遍大致上是满意的,当初谈的主题、元素都没有偏离,就是在导演问题上,薛小路扭扭捏捏的,说是电话里说不清楚,等他回到京城后面谈。
贺新知道大多数是没戏了,毕竟李连结那边的吸引力更大,加之又是自己准备了十几年的剧本。为此他很郁闷。
剧组散伙后,程好直接飞回了青岛开启休假模式。贺新不得不还得回京城一趟,宁皓如今还窝在大西北拍《无人区》,公司那边攒下了很多急需老板亲自处理的工作。
另外,之前答应客串的蒋文丽导演的处女作《我们天上见》,也早在四月初已经在她的老家蚌埠开机了,已经催过好几次,过了五一,他还得赶过去客串一个武术老师的角色。
从京城到蚌埠挺不方便的,坐飞机到合肥,然后从合肥驱车将近一百五十公里的路才到达这座昔日的历史名城,兵家必争之地。
片场在老城区,贺新索性让司机直接把他拉到片场去看看。这部戏跟他之前看过的剧本略有修改,他客串的那个武术老师的戏份原本很少,贺新还以为是蒋文丽青春期暗恋的对象,后来正式拿到十几页有关体育老师这个角色的剧本时才发现增加好几场戏,武术老师是片中女主角小兰邻居家姐姐的对象。姐姐响应号召,不得不下乡插队,而武术老师作为有一技之长的人才,留在了城市。由此引申出自小父母发配去了边疆,严重缺失父爱母爱的小兰为了避免未来也要被上山下乡的命运,姥爷让她学习体操的情节。
嗯,这个跟蒋文丽的亲身经历一模一样,只不过加上了邻居姐姐和武术老师的这个铺垫
算是一个比较主要的配角,对剧情能够起到推动作用。
他之所以急匆匆去现场,主要是这部戏的男主角,也就是小兰姥爷的扮演者是人艺的朱旭老师。
老爷子今年已经快八十了,轻易不太接影视剧。当初拍《风声》的时候,还是通过程好的面子才请动老人家客串了一个果党元老的角色,就一场戏,没有一句台词,就坐那里听老段绘声绘色劝降,全靠表情和细微的肢体表演来展示人物个性以及和敌对方剑拔弩张的戏剧张力。
当时看的贺新叹为观止,而且老爷子在人艺话剧舞台上塑造了无数的经典角色,和《茶馆》、《变脸》、《洗澡》、《刮痧》等的令人印象深刻的银幕形象。
老爷子还曾经凭借《变脸》拿到过东京影帝。只不过老爷子一向低调,后世贺新在网上经常看到所谓中国男演员的演技演技评选,经常排前三的有焦黄、李雪键、明叔、王志闻、姜闻等人轮流坐庄,却从未看见过朱旭的名字。如果要是让贺新此时来评的话,那么朱旭老爷子绝对能够排到第一。
蒋文丽这次也是因为当年和老爷子一起合作《刮痧》的渊源,才请到了老爷子。
丑女倾城,冷王腹黑杀手妻
“贺叔叔!”
他刚刚下车,就见一个宽脸盘子、浓眉毛、厚嘴唇,整体散发着泥土气息的小姑娘从人堆里跑出来,甜甜的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