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65o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鹹魚怪獸很努力》-第八百章 鎖展示-0waog

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
“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事欠你个人情。”
帶著魔劍混異界 天才妖孽
“噢?我以为你会再把我轰的粉碎呢。”雾崎惊讶地说道,他可是都做好开溜的准备了。
“我是有这个想法,不过这回就算了。”
现在向闲鱼感到挺疲惫的,他更想要休息,没心情去揍雾崎。
拿出兜里的怪兽光戒,正准备丢回去,雾崎却摇摇头:“那个你留着吧,反正是随手做的小玩具。需要我再做就是了。”
向闲鱼闻言将怪兽光戒收起来,对他们来说,这种东西不是什么珍贵物品。
“你的目的达到了吗?”
“达到了,感谢你满足我的好奇心。”雾崎笑着后退几步,身后异次元之门开启。
“那么下次再见。没准我很快就会用到你的人情了。”
注意到对方脸上含有深意的笑容,向闲鱼举起右手握拳伸出中指。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谁把谁的青春埋葬了 白蕊
雾崎笑容不变,右手打了个响指,十多个傀儡人从异次元之门内出来,举起双手回以问候。
向闲鱼:“……艹,人多了不起啊。”
雾崎不懂这是意思,但觉得用来挑衅很不错:“这个手势挺有意思的,归我了。”
豪门盛宠:总裁的安眠宝贝
“呵~祝你被打死。”
“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打死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莫名火大……最烦这种打不死的了。
雾崎已经进入异次元之门离开,向闲鱼取下圆环,将怪兽召唤回来。
“这次遇到的家伙,跟上回在小龙那边遇到的,是一伙人。”泰兰特站在旁边,说着用精神力控制腕表飘在空中。
向闲鱼伸手拿过去,虽然看上去更华丽些,但确实是同款的。
“其它东西呢?”
“都是些没价值的垃圾,有价值的已经被用掉了。再关键的情报,问不出来。”
“既然是没用的,那就毁掉吧。”
1/14第一季:必须犯规的游戏
泰兰特二话不说,一把火将其余的物品烧毁。
“回去了。”
向闲鱼找到正在休息的四人小队,却发现他们看自己眼神怪怪的。
“怎么了?这么看我干嘛?”
“咳咳!没什么。”神木队长咳嗽两声,转而问道:“是要回去未来了吗?”
“嗯,或者你们打算自己回去?”
既然有办法顺着自己穿梭时间的痕迹追踪过来,那么应该也能回去。
不过,他还是顺口问一下,自己的事完成了,心情好,带你们一波也没关系。
“那麻烦你了。我们这出了点小问题……大地现在不能变身。”说到这里,神木队长看向靠树坐着的大空大地。
借着火光,向闲鱼注意到对方面色苍白,单手捂着胸口,好像受伤了。
“受伤了?我记得你没有战斗吧?”
xio的几人面色变得尴尬,向闲鱼见此心里猜测着,难道是我变成格利扎时候发生了什么?
不管了,出发出发!
……
未来时空。
高田琉依正在研究部里吃着夜宵,突然警报响起。
“噗!咳!咳咳咳!”
猝不及防之下被呛到,一口饼干碎末全喷在了桌面,不顾被呛到的难受,她马上边咳边跑到电脑前。
“咳!博士!检测……咳咳!到新的时空波!”
红线千年 绯叶
格鲁曼博士也放下夜宵,快步走过去,“位置呢?在哪里?”
“稍等,正在锁定。”高田琉依此时呼吸也喘匀了,十指在键盘上敲的噼啪作响。
“位置……在基地的大门附近!波值正在减弱,时间隧道的入口大概关闭了。”
基地门口,布鲁顿带着xio的几人回来后,就直接离开了,一句话都没有和他们多说。
神木队长看着三个队员,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告诉他,穿梭时间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过去真的会被改变,至于原本格利扎什么下场,他已经不记得了,因为那是“不存在的历史”。
“关于时间方面的研究,全部终止。已有的数据,交给研究部封存吧,新月队员,这事你转告格鲁曼博士一声。”
其它三人听到队长的话没有任何意见,所有人记忆都改变了,所以都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
钢之星。
向闲鱼面色有些疲惫地走出存放坐标的房间,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精神上的疲劳只能通过睡眠来恢复,他要好好睡一觉,等醒来后,格利扎应该会脱离实体化了吧?
雪华绮晶从通道的转角飞出来,向闲鱼刚回来她就知道了,毕竟整个行星都在依零的监控下,除了某些房间。
“哟~我回来了。”
“你脸色不太好看,是遇上麻烦了吗?”雪华绮晶第一时间就注意到向闲鱼疲惫的神色。
向闲鱼抬手摸摸她小脑袋,笑道:“没什么,有问题也解决了。我先去睡会,有事的话就喊醒我。”
“现在也没事,我陪你吧。”
向闲鱼也没在意,带着坐在肩膀上的小人偶来到卧室。
虽然身上不会发臭,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冲了个澡,一身清爽地钻进被窝。
没多久,向闲鱼就侧着身子睡着了,雪华绮晶微微一笑,脱掉身上的花苞裙和长筒靴,换上白色睡裙,掀开被子钻进去。
按照她多次的经验,刚睡着的时候最容易占据好位置。
金发的小脑袋从被子里露出来,刚好触碰到向闲鱼的下巴,身子往后缩了缩,然后闭上眼睛。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呜……?”
向闲鱼眼睛睁开一丝缝隙,接着就习惯性搂住“抱枕”继续睡。
豪门游戏:只欢不爱 林飞泉
……
一间小小的屋子,阳光正从窗户外照进来。
向闲鱼盘腿坐在矮桌前,单手撑着下巴,直视对面。
“我觉得咱们需要聊聊,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放心交谈。”
坐在他对面的正是雷德王,而他们现在的所在地,是在梦里。
雷德王点点头,接着反问道:“你拿到钥匙了?”
向闲鱼凭空抓出一把色彩不断变幻的半透明钥匙,放在桌面。
“钥匙。”
雷德王没有拿起钥匙,只是看了一眼,他也不知道钥匙的样子,因为这不是他负责的东西。
“这东西要开启的锁,在哪里?”
雷德王:“祭坛。”
“祭坛?”向闲鱼疑惑地思索着,这个祭坛,是指哪里?
“你说的祭坛,在哪?”
雷德王:“我们家有两座祭坛吗?”
向闲鱼猛然想起来,确实有一座祭坛!
而且,他以前还经常路过。
“那个,居然是锁!?我一直以为是用来提升逼格的啊!当初的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魔鬼通常隐藏在细节中。”雷德王的身影变得虚幻,渐渐淡去消失。
向闲鱼抓起钥匙,凝视良久,最后将其抛开,屋子崩塌,他掉进地板下的深邃黑暗。
还不是时候,至少……要等到能掌控自己的“自由”。
不需要太久,该知道的,他都会知道,曾经埋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