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rbk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二十二章 孤家寡人看書-kk3jq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来到天境城之后,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很激动,很像要到处逛逛的样子。
玉妃引
“我们只在这里停留三天,三天后还是在这里集合,大家别忘了。”苏礼说了一句也就不管他们了。
他也想要自己逛逛,毕竟难得来了一次这完全属于修真者的城市,他总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
西行小队一下散开,不过让人意外的是,那些家伙竟然是两两组队而行,反倒是苏礼一个人‘落单’了……
月剑陪着景晨,就是一路为他介绍中洲特色。不过两人在剑崖教都算是二代弟子,他们结伴倒也算是说得过去。
但北光这小子居然也有初荷陪着……两人都是‘徒弟辈’的,走在一起也是自然而然。
让苏礼气愤的是,常福这家伙居然也带着持穗一起走了……厨娘和跑腿的,貌似也可以这么搭?
可问题是,让苏礼一个人就这么留下了啊……
“这些家伙,我有那么吓人吗?”他有些不满意地说道。
海棠抱着他的一根发丝从他耳边垂挂下来,莞尔着轻声耳语:“那是因为你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压力啊……和你在一起,他们恐怕都不会觉得轻松吧。”
“压力?不会吧,我觉得我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啊?”苏礼奇怪地问。
“真的没什么不同吗?”海棠反问一声,然后轻叹着说道:“随着你身上凝聚的众生愿力越来越多,那会不由自主地给身边的人带来一些精神方面的压力……所以一旦成神,便是与凡人越来越远了。”
苏礼听了有些沉默,他也的确是发现周围的人对他越来越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了。
哪怕是他早年最信任依赖的师父孤棹子,在一段时间没见之后再相见,也有种相顾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的感觉。
然而他也是总裁 铃九
熟睡之後
而身边的那些剑崖门徒更是如此,一个个对他都越来越敬畏,让他慢慢地有些不适之感。
他总觉得姬正对他的感情没以前那么‘真’了,可是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他正每时每刻地影响着周边的人,让他们对自己更敬畏……却也更遥远。
海棠感受到了苏礼心情的低落,然后说道:“这是强者的必经之路,哪怕不是神灵,更高的修为层次也自然会对周围的人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
“你看你们剑崖教的五老剑虽然各自寿元、辈分差得都很多,但是他们却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旁人难以插足的小圈子……就是因为修为不如他们的,与这些阳神真仙呆在一起会感到巨大压力。”
苏礼听着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走在这并不拥挤的街道上。
他现在已经能够渐渐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些修为越高的人会越显得孤独了……恐怕哪怕是道侣,在境界差距拉开之后也会慢慢地变了味吧。
他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那么海棠,你和青帝陛下是否也会变得难以交流呢?”
海棠微微错愕,随即长叹一声道:“没错,自从妾身接掌百花与春之后,他已经很少能和妾身说话了。”
“是有什么误会吗?”苏礼问。
海棠却是难受地摇摇头道:“并非如此,而是父王威势与日俱增,使得妾身和姐妹们哪怕是父王之女,也渐渐地不敢与他多做交流。慢慢地大家也就习惯了遇到困难尽量自己解决……这样与父王他的交流也就越少了。”
万古剑尊
这下好了,苏礼自己是不会觉得寂寞什么的了,因为他现在得小心安慰起海棠来了。
谁让他嘴欠?
如今被勾起了伤心事的海棠也没哭,就是一副低气压愁眉苦脸的样子,让苏礼分外无奈。
于是他也没有什么心情在这地方闲逛了,而是直接往城市正中的珍宝阁而去……听说这里汇聚了这近天原上所有的奇正,说不定能够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海棠转移一下注意力?
这珍宝阁真不愧是中洲近天原的异宝汇聚之地,哪怕只是进门第一层,苏礼都有种看花了眼的感觉。
各种奇珍异宝在这里陈列摆放,这里似乎一般不会有那种能够量产的灵材,只陈列最珍贵的。
当然,令他意外的是这珍宝阁内还特意另开辟了一层‘书斋’,却是汇聚了各种书籍。
不只是功法、秘术,还有许多怪谈,或者是一方风土人情之类。
这有些像是一个特殊的情报中心了。而将这些书籍放在珍宝阁中与那些奇珍异宝同列,似乎是为了表达‘知识无价’的意思。
苏礼对那边很感兴趣,但是他还记得自己是要给海棠找点乐子,所以不能只顾着自己的喜好来。
可没想到的是,先前还心情低落的海棠注意到了他那转瞬间的情绪变化,然后轻轻抱着他的耳郭说道:“我们去那里看看吧,妾身知道你一定喜欢那里。”
再看海棠的表情,又哪里还有先前的抑郁之色?
她那温柔又充满了甜意的目光让苏礼的心都有些酥酥的仿佛过了电……
他忽然间好想去回应这个眼神,回应这片心意……但他还是忍住了。
正是因为珍视所以他才分外谨慎。
问情之路
先前海棠已经向他讲述了过大的差距会造成的后果,这让他更能够冷静地处理这些感情方面的问题。
所以他说:“不着急,我们先在这里到处看看或许会有什么有趣的发现……反正有三天时间呢。”
他也温和地回应着,随后在这珍宝阁的展台之间穿梭游走起来。
忽的,他有些期待地对海棠说:“要不你先解开身上的幻术吧?明明我们在一起结果旁人总是忽略你的存在,这让我觉得有些不太习惯。”
海棠微微错愕,随即脸色有些殷红色彩。
她这微微一垂头,随后又是一抬首的微妙片刻间,一股神秘的波纹扩散了开来……然后对于周围的人来说,她便是成为了‘存在’。
这时一个导购的女修走上前来询问,第一个问候的竟然是:“这位前辈,你的花妖真美,请问是否要给这位美丽的花妖小姐购置一些护理产品呢?”
海棠都觉得好意外,没想到会有人找她来推销产品……她已经很久没和凡人这样交流了,这真是一种有趣的体验。
而苏礼则是好笑地问:“那么请问有哪些产品可以给她用呢?”
那导购女修立刻来了精神,她卖力地介绍道:“我们这里有最好的灵壤,其中木行元力活泛而浓郁,可以让这位花妖小姐快快长大……”
这是要把海棠种在花盆里吗?
枭雄盛筵 苍梦
“此处二楼还有售一种‘花露神丹’,其中水行木行元力极其深厚,可供绝大多数草木精灵修行至彻底彻底化形。”
她是觉得海棠巴掌大小的样子属于尚未完全化形?
“还有一种‘柔枝膏’,因为草木化形的妖修们虽然一般神态纯美十分赏心悦目,但是身体会因为本体的关系或多或少会有些僵硬,所以这‘柔枝膏’定期涂抹,可以保证花妖小姐的体态婀娜身姿柔软。”
不良仙師
非誠勿擾:棄妃也妖嬈 *郁金香大公主
我的老公是冥王 见字如面
等等,这就有些奇怪了啊……为什么要柔软……
苏礼听着就觉得怪怪的,这是什么鬼推销?
为什么要‘长大’,还要‘催熟’,还要‘身柔’?
然后他才意识到面前这位女修在推销的时候眼神似乎有那么一些奇怪,仿佛在看待一个‘特殊爱好’者……
苏礼无语极了,倒是海棠扶着他的耳垂‘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摆摆手说道:“那些东西妾身都用不到的,不用顾忌妾身,还是看看郎君喜欢什么吧。”
苏礼失笑一声,随后对这导购说道:“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奇特的东西……价钱不是问题,我们这次出门游历是做足准备的。”
导购女修这才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然后带着苏礼来到了一处特殊的展馆中……
来到这处展馆,苏礼胸前的口袋里立刻一阵蠕动,黑白分明的狗子就一下跳了出来开始好奇地在这展馆门口嗅着鼻子。
导购女修看到这一幕才觉得自己先前是蛮尴尬的,或许眼前这位年轻的男修真的是有‘特殊爱好’,但那应该只是喜欢养一些可爱的宠物吧。
她心中将苏礼从那种‘奇怪的修士’改成了擅长御使鸟兽虫鱼等灵物作为仆从的修士……这类修士在中洲这边也有许多传承,所以她才能‘反应过来’。
苏礼则是没理会她短短一刹那间的心里变化,而是问:“这里的东西似乎都有因果业力纠缠着?不会有问题吧?”
导购女修惊讶地转头,心中再次改变看法……眼前这个年轻的修士是有真本事的。
她连忙用谨慎的语气说道:“这位前辈请放心,此处名为‘废庐’,因为堆在此处之物都是大修士争斗所遗,又或者是古老遗迹中发掘出的不知用途之物,或者是品级很高但却已经损坏之物。”
“在这‘废庐’中每一样东西我珍宝阁都统一标价一千灵石,其中或有超值之物,但又或有看似强大但实际却完全无用之物……”
苏礼听了有趣地问:“所以这里是全凭运气了?”
但那导购女修却是慎重地摇了摇头道:“并非如此,弱者来此地自然是全凭运气。但是强者来此,便是依靠眼力便能有真正收获……而我珍宝阁,也真心希望每一个进入这‘废庐’中的客人能够有所收获。”
苏礼见她说得真诚,也是露出了意外的神情……随后他便了然。
这‘废庐’中肯定是有不少好东西的,甚至这珍宝阁可能自己也知道。
但是他们却依然将那些东西放在这里让客人来碰运气……能够有所收获的固然是有运气好的,但却也有真正眼力好的强者。
如此一来虽然是会损失部分利益,但与结交强者来说,那些却都是蝇头小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