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u6w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代號候鳥-第一百三十六章 這裏不是北平讀書-zlijw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徐伯豪的遗体摆在肖国栋的面前。
肖国栋背后站着的是负伤的司徒静,还有袁一笑、柳从文等人。
肖国栋站在最前面,谁也看不清他的脸色。
仙尊記 比克逗魔王
重生之文豪巨星 钟离江河
整个敛房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整个房间墙和灯光都是白色的,刺眼的白色。
一名下属跪在遗体前,这人是领队,他于今天中午受命在国立学堂教学楼外,率队守住窗户和大门。
徐队长命令:任何人从窗户跳下,乱枪打死。就是这则命令弄死了徐伯豪自己。
这名领队辩驳了许多次,但是开枪误打死了行动队长,毕竟不是轻罪,他心中已经不存念想,基本上就已经是把自己视作了死人。
房间空气都稀薄起来,听得见众人的厚重的呼吸声。
肖国栋缓缓道:“是谁第一个开枪?”
他终于开口了,这个声音就像是从地狱来的勾魂使者,跪在地上的那名下属,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这、这个,已经分不清了……”
徐伯豪是逆着光从楼上坠下,没有人分辨出是他。从他坠到楼底,不知道被打中了几十发子弹,“谁第一个开枪”这种问题,鬼才答得出来呢。
“站长……您饶了……”
皇後未成年:loli皇後
怪事上門 貓眼如月
肖国栋依然背着身子,他又道:“那徐队长是吩咐你守住大楼的?”
“是、是、是,小的全是照徐队长吩咐的。”
“可是徐伯豪还是死了,难道是徐伯豪打死了自己吗?”
那领队嘎声道:“这……”
肖国栋缓缓道:“我不在场,所以我分不清,我就是问一问。别人分不清,你怎么能分不清。”
那领队“咚咚咚”的磕起头来,口中不停道:“饶命啊饶命啊……”
“你还有什么话说?”肖国栋转过身来。
肖国栋怒目圆瞪,那领队吓得昏了过去。他一挥手,两名下属将这领队人员带了下去。
袁一笑凑了上来,问道:“站长,怎么处理……”
肖国栋“哼”了一声,不悦道:“你说呢?”
袁一笑道:“属下明白。”
肖国栋又沉默了一阵,他心中居然有一丝难受,他自己也很奇怪,他内心明明只是把徐伯豪当作一条猎狗。
極武戰神
不知不觉中,这条猎狗已经跟了他几十年了。他走到徐伯豪面前,拉起白布将他脸盖上,突然他双脚一并,全身紧绷,向徐伯豪遗体敬了一个礼。
袁一笑等人也敬礼。
“站长,我一定会手刃匪徒!”司徒静眼中发出了凶恶的光,就像一条被激怒的母狮子,随时都可能与对手搏命。
到现在司徒静还不认为自己输给了卓少卿,总觉得是自己轻敌,大意,才上了卓少卿的当。自己露出了破绽,给了他可趁之机。
当然她也知道,这个时候的卓少卿应该也不好过,无数次受击,竟然还没有完全倒下…….
肖国栋放下了敬礼的手,说道:“这事儿得好好考虑了……”
瑤不可欺 小秦箏
袁一笑知他心意,说道:“要不是那卓少卿阻拦了司徒静,那吴同光怎么可能跑掉,徐伯豪也不会枉死。”
肖国栋问道:“司徒,你有多少把握能干掉卓少卿?”
司徒静恨恨道:“纵不能干掉他,也能与他同归于尽。”
肖国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去办吧!”
袁一笑道:“站长,北平方面上次急电来沟通,让我们不要阻拦卓少卿和郑碧婉……”
肖国栋道:“对,我知道这个情况,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将徐伯豪推下楼的,卓少卿、郑碧婉、吴同光都有份,我是答应了北平方面不要插手郑碧婉的事,可他妈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好呆伯豪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他的死我能不管吗,必须要有个交待,否则我怎么对得起你们?”肖国栋说完掏出手帕擦了擦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眼泪……..
“北平方面要求不要插手郑碧婉的事,难不成卓少卿他……”这个念头早就在袁一笑心中冒出来了,自打上次北平方面给郭站长发急电,要求不要插手卓少卿和郑碧婉的事情,他就心中琢磨,只是碍于知秘范围,他一直没敢问。
死亡黑名單 黃萬強
当时肖国栋也没多想,但他是何等眼力啊,既然北平方面叫不要插手,那么说明北平方面对于收回这份情报文件,已经另有谋算,这个谋算的关键自然就在卓少卿和郑碧婉身上。
郑碧婉是北平国民党军方的人不假,可是卓少卿是不是会帮助郑碧婉取回情报,这个实在不好推知。
“你是想问卓少卿是不是已经被北平方面收买对吗?”
袁一笑道:“属下正是有此疑问。”
“要收买卓少卿这样的人,恐怕不易啊,他昔日纵横江湖,亦正亦邪,什么都难说的很,难说的很……”
“我只听说这个卓少卿一直对郑碧婉有意思,这个浪子也不知道会不会那种‘冲冠一怒为红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北平那里的说法就完全可以对得上了。”
袁一笑不语,他很是赞同肖国栋对卓少卿的四个字评价:“亦正亦邪”。
接着,肖国栋单独对司徒静作出了指示:“动作干净点,要让人觉得跟我们没有关系,还有,务必要取回那份情报文件,只要这份情报文件最终被我们取回来,高层谁还在意死了一个郑碧婉还是死了一个卓少卿,这可是他们失职弄丢的东西,我们是在帮他们补漏!”
司徒静神色凝重,点了点头称是。
“对了,你团队里还有多少人,一并带上。”肖国栋这次是把家底都亮出来了。
原来“司徒”并不是一两个杀手,而是一个杀手团队。
司徒静道:“属下必定完成任务!”
肖国栋将手帕放在口袋里,然后又伸出两个指头,用力揉着他右边太阳穴,他慢慢走,围着徐伯豪的遗体走了一圈,他像作总结一样说道:“好了,我也没有心思去判断北平方面和卓少卿的关系,谁打死了我的人,我就要他的命,这里是南京,不是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