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x5w引人入胜的小說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愛下-第一百九十九章:如此失態!-bvevd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小說推薦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李章达一听,顿时觉得问对了,于是继续道:“不知道这位先生管理着多少人?”
洛天想了想:“没有管理人,被人管理着,我上司好多!”
李章达摇摇头,叹了口气:“虽然不太想说,但是你工作确实比不上儿子!我儿子虽说也不成器,但是手底下也管理上千人!”
虹之哀伤之残影剑魔 百木龟
洛天一笑:“他是集团总经理,我当然比不过他,不过你说他不成器,这句话真的没错!希望你们能一直管理着这么多人,不要最后只剩管理自己了!”
“你……”李氏两父子顿时慌了。
洛天继续道:“要我多说吗?你们表面光鲜亮丽,但是……”
“不用说了!”李章达直接阻止道。
“哦,不想听,我就不说,好好吃饭吧,食不言寝不语,这是美德!”洛天冷冷的哼了一声,陡然间的气势让两父子都愣住了!
李权想到洛天已经抢走了颜傲雪,现在又来抢陈幻羽,而且还知道了公司的致命消息!顿时火上心头,怒拍桌子呵斥道:“你个混蛋,你成心跟我过不去吗?”
李章达见儿子失态,不由得沉声道:“权儿,坐下,你太失礼了!”
李权大声道:“爸,这混蛋就是跟我过不去,一次一次的让我难堪,你让我怎么忍!”
接着又转头瞪着洛天:“你……你上次就坏我好事,现在又来搅和,你安的什么心!”
李章达见他越来越激动,不由呵斥:“给我坐下!”
“混蛋!坏我好事,我和你没完,难道两个漂亮的女人,你都要霸占吗?”
李权完全不理会周围人,自顾自的吼道,还重重的拍着桌子!
本以为这次可以财色双收,但是洛天一来,希望就马上破灭,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
渺空
坐在对面的洛天却不以为然,只是轻轻一笑:“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李权快奔溃了。
陈毅脸色难看的很,因为李权完全是在打他的脸,搅了宴席不说,还在他家又吼又叫,拍桌踢凳!
李权一怒之下,完全忘记了洛天的身手,绕过桌子要去打洛天。
结果太过于激动,不小心摔倒在地,重心不稳的情况下,双手慌乱的抓着东西,就扯到了桌布,上面的菜一股脑全都打在他头上。
满桌震惊,洛天左手端着油焖大虾,右手一把拉过陈幻羽,这才没有被波及到。
陈毅摇了摇头,对着远处的保镖招了招手。
恋爱三部曲之幸福法则
保镖即刻走到跟前,架着李权往一旁走去。
李权双眼失神,觉得自己丢人丢到家了,一边被保镖架着,一边还声嘶力竭的吼着!
李权的父亲李章达也极其尴尬,勉强的笑了一下:“陈总,真是冒昧了,小儿有些失态,真是不好意思!”
说完赶忙从保镖手中接过李权,灰溜溜的离开了!
等到李权父子离开,洛天还端着手中那一盘油焖大虾,津津有味的吃着。
保姆很快就把现场打扫干净了,重新进入了厨房开始做新的菜式。
陈毅沉声道:“如此失态,怎能成事!”
这时候陈毅把洛天叫到一旁边,脸上带着一丝怀疑:“你是羽儿叫来装作男朋友的吧!”
洛天擦了擦手,轻轻一笑:“伯父的眼光果然犀利,没错,我是大小姐请来的!”
洛天并没有狡辩,因为陈毅是什么样的人,他已经知道了,能在丰江市地下世界称王这么多年,而且屹立不倒,绝对有着过人的才智。
陈毅点了点头:“你叫洛天是吗?你很不简单!”
“陈总谬赞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什么简不简单的!”洛天拱拱手对视上了陈毅的眼睛。
气势不仅仅不输陈毅,反而让陈毅觉得后背发凉。
“虽然你是羽儿请来的,但是我不得不劝一句,你和她没可能的,所以……”
“唉?陈总别误会,我对大小姐没有想法,而且我已经有心爱的女人了,这一点你放心,我不会打她的主意,她帮过我很多次,我纯粹的报恩而已,在我眼里,她就是我的好朋友!”
洛天所有的话发自内心,所以让陈毅也没法接。
陈毅点了点头:“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多问一句,洛天先生是哪里人?”
“我?此身无寄,心无归处,琅山之巅,沙海为存!”
“琅沙!原来如此!”陈毅听闻,心中肃然起敬,没有想到这个俊朗的年轻人,竟然是来自琅沙那个尸山。
“爸爸,你们在嘀咕什么呢?”陈幻羽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和洛天在一旁对话,心中有些紧张。
毕竟洛天是自己找来假扮男朋友的,会不会被父亲看出来!
“哦!没事,和小兄弟聊聊天呢!”接着看向洛天:“会下围棋吗?”
啟奏皇叔:本宮有喜了 蘇柳未央
“略懂一二!”
“好!陪我下一局!”
陈毅精通围棋,觉得棋局里暗含谋略,别有机锋,他也很少遇到对手,第一次见洛天的时候,就觉得他不简单,今日打探,更是如此,所以就想着和他下一局。
“羽儿,拿我棋盘来!”
很快,陈幻羽就把棋盘拿了过来,两人就在餐桌旁坐下,陈幻羽默默看着,时而替他们倒倒茶。
洛天选了黑色棋子,黑子先行第一子就落在了星位控角部!
“我看你不是略懂一二,而是高手才对!”陈毅感觉找到了对手,顿时战意燃起。
“随便下下,随便下下!”洛天笑道。
看着自己的爸爸和洛天下棋,你来我往,陈幻羽趴在一旁,枕着胳膊,歪着头很着迷的看着洛天。
洛天眯着眼睛,下棋很快,十几子之后,已然落子如风,相反,陈毅落子的速度越来越慢。
陈毅有些意外,眼前的洛天,落子干净利落,而且非常随心,但是势头非常的足。
又过去十分钟,饭菜已经重新做好了,可陈毅依旧在犹豫。
“如此凌厉的棋风,真是少见!”陈毅手上拿着棋子,迟迟没有落下。
看了半天,终于落下了棋子。
洛天一笑,随手把棋子放到棋盘上:“陈总,棋逢对手,今天这局下的痛快!”
五夫臨門,我的蛇相公 竺踏悠
陈毅欣赏的点了点头:“长江后浪推前浪,甘拜下风!”
“好了,先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再来一局!”陈毅招呼道。